□本報記者 趙新樂
  “現在很多報紙遮住報頭,你很有可能分辨不出來是哪家報紙,這就是版式設計同質化的表現。”聽到《新民晚報》視覺藝術總監靳文藝這句話時,《中國新聞出版報》記者下意識地去驗證了一下,結論還真是如此。
  細觀國內諸多報紙版面,從設計概念的傳統模式到現如今頗具水平的設計風格,版面設計在紙媒形勢不盡樂觀的狀態下呈現出“百花齊放”之勢。與此同時,一些觀念也正在限制著報紙版式設計的發展。
  不是信息眾多才叫豐富
  “以前很多人看報紙都翻個底朝天,現在很少有這樣的讀者了。如今紙媒處在信息處理時代,而不再是量的時代。”《都市快報》版式總監張革表示,在信息過剩的時候,哪家報紙處理信息的水平高,也就是說誰能夠利用圖表、漫畫、插圖、文字等多種方式來處理信息的水平高,誰就能贏得讀者。
  這也就是靳文藝所提到的“信息再設計”,或許我們也可以理解為,設計就是信息的再加工。靳文藝認為,在當前報紙拿到第一手信息越來越難的情況下,報紙考慮更多的應該是內容的策劃以及固有信息表達的獨特性。簡言之,就是每家報紙對於同一個新聞的表達應該是有所區別的。
  “報紙必須經過深度策劃、後方加工以及信息的再設計,將文字轉化為視覺化的符號。”在靳文藝看來,作為報紙設計師,就應該從理論和藝術的角度去思考,尋找更好的設計思路。“比如,要研究報紙離讀者多遠的距離會讓人舒服。角度、視線、距離等問題在國外是有科學研究的,柏林版就是為了配合德國人在地鐵的閱讀習慣而形成的。”
  遼寧日報傳媒集團藝術總監張慶鈞對此感慨:“報紙還像以前那麼辦,真不行。省級黨報想做得在全國有影響,很不容易。那就得變,變好看。”他以《遼寧日報》奧秘版為例指出,在保持快速閱讀的原則外,視覺的深度閱讀也是一種新方式——視覺深度閱讀表現在視覺編輯手段的深入性和最大限度發揮視覺符號的引導作用,在保持較大信息含量的基礎上,用直觀、感性和系統的圖示方式展示編輯意圖,並提升版面閱讀效果。
  不是版面花哨才叫設計
  告別了傳統報紙文字與圖片的簡單搭配,報紙的版式設計走向了另一個“極端”——用張革的話說,很多版面是為了設計而設計,忽略了設計應該具備的新聞屬性。“過分強調視覺衝擊力,忽視了內涵和韻味。看上去更像是廣告或海報,而不是報紙。”
  對此,靳文藝有著相同的觀點。他認為,真正的設計在於搭配,而不一定是顏色眾多。他說,國內報紙版面設計既處在一個非常好的時代,也處在一個非常雜亂的時代。在國外,報紙同樣非常強調視覺感染力,報紙信息不僅僅依賴文字,報紙上的插圖、圖表都很講究,而國內報紙在這方面卻顯得相對粗獷。
  揚州報業傳媒集團黨委書記、揚州日報社社長陳徵宇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也曾表示,設計的最高境界應該是形式與內容的完美結合,以最佳的方式表達新聞,不能喧賓奪主。現在有些報紙過度追求視覺化,有“炫技”之嫌,這樣可能會在短時間內刺激讀者的視覺神經,但長期來看,這種設計會因為與內容脫節而被讀者選擇性地摒棄。
  當然,過分追求版面花哨的做法僅僅是報紙版式設計發展過程中濺起的“一朵浪花”。用《東莞日報》編委、視覺總監張浩的話來說,經過多年摸索,當前很多報紙已經不再盲目追求色彩的強烈和圖形的衝擊,不再盲目推崇形式主義而忽略內容呈現。更多的作品能在美觀之外看到新聞背後的力量,形式與內容完美結合的案例也很多,這也正是版式設計走向成熟的表現。
  在靳文藝看來,真正成熟的報紙版式設計,在發展到一定規模時,在某種程度上是規範化的。“也就是說,報紙的常規版面應該是規範化的。遇到大事,特刊可以有變化,但每天都要思考變花哨是不正常的。”
  不是所有設計都出好版面
  正如1000個人眼中有1000個哈姆雷特,那麼,在設計師眼中,究竟什麼樣的版面才是好版面,什麼樣的設計才能創造好版面?
  這個似乎很難會回答的問題,在先後主持《南方都市報》5次改版及國內多家報紙改版和創刊的《南方都市報》美術總監墨白看來,其實也是可以有一定參考標準的:第一,設計師不要把現在的讀者層次想得太低,簡單粗糙的設計讀者是不買賬的;第二,適當運用一些小的創意讓設計更具靈感;第三,只有經得住時間考驗的設計才是好的設計;第四,好的美編會在瞬間迸發出很多種想法,最後選擇一種最適合的方案;第五,最終結果一定是對版面的信息組織編排到位。
  用張革的話來說,就是要“易讀和悅讀”,報紙要給讀者營造一個輕鬆閱讀的環境。“更精緻、更分眾、更清晰、更乾凈的報紙設計才是我們這個時代真正需要的。”
  香港成報傳媒集團副總編輯陳進的考量標準更簡單——設計沒有對錯之分,適合讀者的版面,才是最好的。
 
(編輯:SN009)
創作者介紹

居家清潔

ud71udhoj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